中國時報【報導邱冠銓】

圖片提供形而上畫廊金昌烈透過小小的水珠,表現藝術極度細緻之美,藉各種媒材,不斷探索與水有關的多元美學。

恰似時間,水珠的流動是一種奇妙的超現實。透明閃耀的水珠,瞬間消逝,卻是時間與空間中的真實存在,金昌烈透過小小的水珠,表現藝術極度細緻之美,更藉各種媒材,不斷探索與水有關的多元美學。

bmw音響改裝水,是生命之源,存在於日常生活周遭,而報紙則是反映每日政治、經濟、社會、文化的重要媒介,兩者都傳遞著生命的種種面向和無限可能。1990年代,金昌烈開始在法國Le Monde(世界報)報紙上創作,描繪晶透純淨的水珠,讓自我遊走在存在與不存在之間,思想流動在動靜收放的內裡,真實與假象的分界曖昧模糊,水的純粹與宏大內涵,凝在這一方小紙上映照出整個mazda3音響改裝世界。

金昌烈透過多元媒材與晶瑩水珠,牽引出深邃哲理和浩瀚時光。就如瀨戶內海的豐島美術館,什麼館藏也沒有,整座建築融合當地環境、自然與藝術,讓風、光與水自由流動,人在其中,是大地的一份子。

頓悟的瞬間成了一輩子的深邃。1970年代,巴黎某個寧靜早晨,金昌烈開始了以水珠為主題的創作,自此爾後的40年藝術之路,執念於畫水珠,「水珠畫家」應運而生。2016年9月,「金昌烈藝術博物館」於濟州島正式開幕,他說:「達摩祖師面壁9年得道,而我畫了40幾年的水珠,雖不能悟到達摩的境界,卻也賺到了一個美術館。」金昌烈的水珠與他本身所面臨的生命、戰爭、貧困、愛與痛苦息息相關。

水珠象徵人生百態

他反覆畫著水珠,試圖抹去那層層的傷痛,尋求絕對的透明度、絕對的消逝,「畫水珠的過程,像是溶解所有雜質,讓水珠回到一種『無』的純淨狀態。當所有憤怒、焦慮和恐懼達到『無』的瞬間,我們便會感到平和與舒適。」人就像是這些水珠,時而剛強時而柔弱,聚合、分散、再凝結,流轉不同的故事與命運,最終回到生命的原點,空無純粹的最初。

金昌烈篤定地描繪細緻水珠,在水滴元素疊構而起的蛛絲馬跡中,我們見證了藝術家創作歷程的變化。相較於以往賦予存在性視覺化元素的「現象」系列,1972年的「水珠」作品經歷了相當大的概念轉換,水珠不再是單獨的存在,而是大小不一的遽增,現實的常量及變數,化為美的負重,顯映了生命之輕、存在之奇。

1980年代,移居國外多年的金昌烈,回想起孩童時期認真念書與練習寫字的片段,開始選用《千字文》中蘊含正面意義的文字,或以解體漢字一同構成水珠,發展「再現」系列,回歸到自身的文化本源,象徵式地表現出藝術家對自我身分與藝術傳統的主體認同。1990年代起,持續積極地探究新媒材與技法,挑戰水珠在虛實結界裡的極度細緻變化。

虛幻寫實反射人心

時光在靈動的水珠折射出豐富層次與清透感,那些看似不存在的瞬間其實都永恆存在。面對無可知見的世界,金昌烈那雙穿透虛像之眼,足以探見神奇的隱密之物,讓不在場的在場、不可見的可見,讓人們深刻感受那些被遺忘在可見世界當中的真實。

小小的水珠,無論是單一或是群體,彷彿要滾下或被吸收或被地心引力拉出了畫面,光影晶透了每顆水珠,圓潤立體,虛構的極度寫實,喚起人們極欲觸摸的衝動。深受儒家思想和東西文化薰陶,金昌烈擁有畫家和哲人雙重身分,他的水珠創作是高度哲學思維結合傳統與現代的藝術語彙,成千上萬細膩逼真的水滴,構圖在抽象的空間裡,在轉瞬即逝的時間結構永恆存在。

「水珠始終如一,卻能使背景產生變化。我透過水珠這樣獨特的媒介,透視著表面。」水珠,折映出人類心靈深處的晝與夜,也指引著文明演化的繁華與蕭索,最終成為藝術家無盡的醒悟及求道之路,虛無遼闊的涅磐,綿延流動的生命。

回歸文明之初,那豐饒充實之美,在光陰流轉間,在金昌烈的水珠宇宙裡,獲得另一種形式的延續。金昌烈個展「水珠的痕跡 」即日起至2月26日在形而上畫廊展出,邀您再次開敞知覺表面的官能世界,體驗水滴所帶來的無限變換及想像。

benz音響改裝

964846D65E7B5CDA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貨物不簽收

fglbqiz9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